在瑞莱的描述中

在瑞莱的描述中

曾经看过一个关于双年展的漫画,在一片毁于战争的废墟面前,一个衣衫褴褛的居民对来采访的电视记者说:“我们村子现在最需要的是一个双年展。”假如这个逻辑成立,那么全世界的每个城市都需要一个双年展。

在瑞莱的描述中,本届双年展理所当然更国际化。曾多次参与、评审威尼斯双年展的经历,让瑞莱对这个百年老展情有独钟。所以无论是策展团队还是项目,都像个小“联合国”,烙上了威尼斯双年展的印记。

对于城市,双年展无疑是城市名片上的烫金或别致的装饰元素,是让人眼前一亮的城市结构因子。

期待这一届深港双年展如瑞莱所说,成为今年城中最受欢迎的创意事件。

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特质。属于深圳的双年展到底应该怎样?或许,它不同于威尼斯、圣保罗,它会稚嫩一点,但理应活泼生动。至少,当它在城市最中心的市民广场亮相的时候,在持续3个月的核心展期里,它不会是孤芳自赏的。我们需要的双年展,不是建筑师、艺术家“圈子里的事”,不必板着学术的面孔用规划图和论文向大众宣讲,而是猝不及防地走进生活,离大家的眼耳手足近点、再近点。

《1q84》里说:“如果没有你的爱,那不过是廉价酒馆的表演秀。”双年展也是如此,观众喜欢才是永久的荣耀。

双年展的开端源于1895年开始的威尼斯双年展。那时正是民族主义风起云涌、各种大型博览会兴起的时期。于是艺术这种形式承载起政治的功能,奠定下威尼斯双年展以国家为单位邀请参展的雏形。此后,双年展风潮在世界范围内蔓延,都延续着国际化的路子,包括2005年诞生的深港城市\建筑双城双年展。

威尼斯双年展与深港双年展,一个是双年展之母,一个是后起之秀。把它们放在一起比较,是否意味着它们必须走同一条路。这很难轻易下结论。

到今年,深港城市\建筑双城双年展已举办到第四届,成为深圳的文化品牌。6月28日,深港双年展召开了第一次新闻发布会。前威尼斯双年展策展人泰伦斯·瑞莱经方案比稿胜出,担任起今年深港双年展的总策展人。今年底,一个筹备了近两年的大展将拉开帷幕。

阅读次数:
 
 

最新文章

相关文章